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NoMoreWar | 13th Aug 2011 | Average Men | (47 Reads)

休假回來, 偶爾跟你一起上班.

在公車上, 你跟我說, 爸就是這樣, 拿著公事包在街上走, 跑生意, 從一個黃毛小子, 跑到經理級.

有工事在身的你, 用一個飛快的速度在人群中穿梭, 是一個我跟不上的速度, 連我自己都驚訝.


已經退休的你, 半義務的打"風流工", 專業的風範卻絲毫不減. 專心工作中的男人果然是最性感.

於是我偷偷的從你背後拍了這張照片.

謝謝你四十年來的奔波, 一直一直, 跑在我們的前面.

如果他日我的子女問我, "寬"這個字是什麼意思?

這個背, 這個肩膀, 就是全宇宙最寬的.


NoMoreWar | 15th May 2011 | Average Men, Average Girls | (41 Reads)

The right doing and wrong doing.

 很久沒寫 blog. 也不是覺得要回來寫點什麼. 只希望分享一點感動. I believe this is the right doing.

以下是轉載於一個患癌病爸爸, 去世前的最後一封信:

The last post

| 143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Here it is. I'm dead, and this is my last post to my blog. In advance, I asked that once my body finally shut down from the punishments of my cancer, then my family and friends publish this prepared message I wrote—the first part of the process of turning this from an active website to an archive.

...

It turns out that no one can imagine what's really coming in our lives. We can plan, and do what we enjoy, but we can't expect our plans to work out. Some of them might, while most probably won't. Inventions and ideas will appear, and events will occur, that we could never foresee. That's neither bad nor good, but it is real.

I think and hope that's what my daughters can take from my disease and death. And that my wonderful, amazing wife Airdrie can see too. Not that they could die any day, but that they should pursue what they enjoy, and what stimulates their minds, as much as possible—so they can be ready for opportunities, as well as not disappointed when things go sideways, as they inevitably do.

...

The world, indeed the whole universe, is a beautiful, astonishing, wondrous place. There is always more to find out. I don't look back and regret anything, and I hope my family can find a way to do the same.

What is true is that I loved them. Lauren and Marina, as you mature and become yourselves over the years, know that I loved you and did my best to be a good father.

Airdrie, you were my best friend and my closest connection. I don't know what we'd have been like without each other, but I think the world would be a poorer place. I loved you deeply, I loved you, I loved you, I loved you.

 More about Derek Miller:

The news: http://www.news.com.au/technology/the-last-post-derek-miller-leaves-a-post-mortem-message-on-his-blog/story-e6frfro0-1226053028975

His Blog http://www.penmachine.com/

Airdrie's Blog http://talkingtoair.com/


NoMoreWar | 14th May 2009 | Average Girls | (36 Reads)

那天是星期六, 我難得一天自我放假… 或可以說成”自我放縱”. 中午才起床, 胡亂吃了點有的沒的之後開始收拾屋子, 為的是準備朋友到訪, 以麻雀會友. 結果只會貪玩不動腦筋的我依舊輸得一敗塗地, 錢到現在還拖欠著. 晚上跟朋友 K 歌到深夜, 凌晨三點回家倒頭大睡. 就這樣荒廢了一天.
 

也就在這一天, 在我吃喝玩樂, 酒池肉林之際, 你, 離開了.

沒有跟你正式的交談過, 對你的印象都是鎖碎的從” 三年零五個月二十四天” 口中聽說. 要說跟你最親蜜的一次接觸, 遺憾地也就只有那次透過那塊冰冷的電腦零件 – 聽說你修理過的電腦變不穩定了, 我奉命接手調查, 發現你犯了錯, 然後把聽說是你親手安裝的錯誤型號記憶體狠狠的拔出來…

聽說你很友善和藹, 平時都是笑臉迎人, 在派對上會送上蛋糕和酒. 聽說你會主動幫助別人, 會幫助大家修理電腦, 雖然那次犯了唯一一個少少錯誤…

人走了, 你的人再好, 再友善, 我也再沒有機會印證.

一切, 也只剩下”聽說”.
心臟病發往往來的突然, 聽說你病發的時候正帶著狗散步, 掙扎著打電話給你老伴, 要他幫你叫救護車. 可惜, 你比救護人員更早走一步.

五十有七的你噎住最後一口氣, 也想活下去, 那邊三十不到的她卻是抓破頭皮也找不到生存的動力.

事情, 還是如常地有點諷刺.


朋友說, 最近我寫的, 字裡行間帶著一點點憂鬱.

昨天跟姨姨表弟妹們吃晚餐, 最後還是循例地要爭請客, 搶著付錢. 之前多少次都 (有意無意地)爭輸了, 昨天卻因為我一句話扭轉了局面:

“阿姨, 每次都是妳請客, 你看! 你請著請著已經請了三十年了!”

於是阿姨讓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給我一說, 年齡的秘密給揭穿了所以尷尬地走開, 還是突然感觸, 從嬰兒已經看顧的我, 現在長大成人了…

雖然我之後跟”三年零五個月二十四天”嘮嘮叨叨的說著價錢跟服務不相乎, 心裡是非常開心的. 除了說眾表弟妹中我輩份最大, 也作為表妹宣布婚事的一個小小慶祝之外, 偶爾可以跟親戚首一堂, 噓寒問暖, 無拘無束地談天說地, 已經非常難得.  請客, 只是小小意思.

最開心的還不是跟兩位比我少十歲有多的表弟打電動,還有 ”三年零五個月二十四天”的那句評語 -  “牛高馬大爭打機!?!?”

早上,  ”三年零五個月二十四天”的病情持續了三天, 本來要帶她去看醫生, 可是她實在累的不能動, 九時左右, 無計可施的我也只得上班去了.

遲到的旅程途中, 公司的手電響起, 震抖的左手拿起, 是老板來電. 他今天有一個 webinar , 出了點問題需要幫忙. 用了9.69 秒的跑速返回公司, 故作鎮定, 氣也不喘的在會議室幫老板完成任務.

踏出會議室, 才敢把剛才沒有踹的氣踹出來. 兩小時之後, 老板表示webinar 非常成功, 說謝謝我的幫助. 雖然知道功勞絕不在我, 也很興幸大家的努力沒有白廢.

差不多午餐時候, 剛在想應該吃什麼, 鼻子聞到一陣湯麵的味道, 然後決定了 – 雲吞麵!本來想 加辣椒油吃的, 結果友善的侍應生把麵直接送到我的桌上. 懶得走去counter 拿辣椒油, 也告訴最近腸胃不太好的自己吃清淡一點吧…

想法越來越像老公公了…

午餐之後, 得知”三年零五個月二十四天”終於乖乖的去看醫生了, 老板亦宣佈成功做成一宗生意,  喜事重重, 我也老懷安慰, 可以安心的把 blog 寫好了.




寫了這樣多, 是因為朋友說, 最近我寫的, 字裡行間帶著一點點憂鬱.


可能我跟你一樣, 對生活失去了一點點的動力了.

於是告訴自己, 要放開一點.

我在鎖碎當中找了到點滴, 我的想法可能有點老, 只希望你可以重拾你的步伐.

生活不可能像電影一樣, 每九十分鐘有幾個生離死別高低起跌, 嘗試去欣賞細節, 可能會找到一些驚喜.

畢竟人生是美好的, 在辦公室寫 blog 工資也照收…

身邊有這麼多的親人朋友, 分享對象, 也不一定是一個他吧?

很多人和事, 轉瞬即逝, 錯過了, 不再復返.

拘泥於某段過去的感情, 或死守等候某些答案, 錯過的會更多.

好吧, 休假了, 玩得開心一點. 回來再聊吧.


NoMoreWar | 22nd Apr 2009 | Average Men | (32 Reads)

吳君如說過, 做娛樂圈多年, 出外吃飯的時候養成了一個習慣, 一種職業病, 就是會一邊吃, 一邊盯著餐廳飯店的門口, 隨時預備著有記者狗仔隊對她偷拍的時候作出反應. 於是有些細心的朋友跟她吃飯的時候, 會為她準備一個不會看到門口的座位, 讓她可以安心用餐.

"三年零五個月一天" 因為從前從事飲食業, 一邊工作的同時, 一邊會留意著餐廳門口的動靜, 確保客人進來的時候會有人招待. 直到現在, 她跟吳君如得了同一個職業病: 出外邊吃飯的時候, 她會不奇然的留意著餐廳門口的風吹草動. 於是那個不細心的我跟她吃飯的時候會... ... ... 什麼都不做, 用心吃我的飯...

以前有朋友跟我說過, 我出外吃飯的時候有個怪毛病, 俯首吃東西的時候, 眼睛卻分心的往周邊望來望去. 我並非有什麼職業病, 而是有精神病. 花樣年華, 春心盪漾, 自以為天生麗質, 經常覺得有美女望著我, 所以連吃個飯也不怎專心的, 眼睛生怕錯過了那個美少女走過...

轉眼間年華老去, 現在去吃午飯的我, 會選一個面壁的座位, 好讓自己可以心無雜念的跟那碗美味的牛肉河粉併個你死我活. 有時候或帶著書本邊吃邊看, 或邊吃邊聽 MP3, 不亦樂乎? 要不然吃飯的時候雙手需要拿著刀叉筷子, 我幸不得 lunch time 可以邊吃邊玩我寶貝的 PSP!!!! 如果有人覺得我在商業區的公共地方行為不專業, 影響市容, 我一定會回報以一個眼神...

"吹咩!"

 

 

人的性格習慣會隨著時間環境而變遷. 還是Adidas老師說得好 - Impossible is Nothing. 江山易改也總有一兩個例外. 精神病如我也可以... 更上一層樓...

 

很想再說一遍恭喜, 照片裡的你微笑中帶著難以掩飾的喜悅.

認識你的時間不多. 很欣賞你的直率坦然, 早陣子問起你的近況, 你的回答不離 "無辦法啦", "都這麼久了". 新生命的旦生, 已經把那些概念一掃而空吧.

衷心祝福你一家人健康快樂.

 

 

... 剛才吃飯的越南餐廳, 香草跟芽菜是自助的. 眼看旁邊兩個男的在他們的牛肉河粉上面把芽菜堆得滿滿的, 心裡替他們暗暗擔心. 有一個韓國朋友曾經跟我說, 芽菜是韓國男仕的大敵, 因為他們相信, 芽菜吃的太多會...

殺精的


NoMoreWar | 9th Apr 2009 | Average Girls | (7 Reads)

今天早上, 去了公司附近的 cafe 買早餐. 這兩週才開始去這個蠻新的店, 價錢合理, raisin toast 厚厚的還可以. 可是, 因為是新的店子吧? 運作還在雛形階段, 結果今天店老闆招呼我, 收費比平時貴了, 而且 toast 明顯換了另一種麵包, 厚度更比之前的薄了一半...

我沒有跟店老板反影, 一來是趕時間, 二來是心裡有那種無謂的男人尊嚴, 怕土, 跟他笑一笑, 轉頭就走, 也不打算再回去光顧了.

做飲食行業的, 穩定性, being consistent, 很重要. 這小店因為今天的水準及收費不穩定而失去了一個客人, 在我之前之後也可能有其他客人因為這種 inconsistent 而離它而去了. 一個客人幾塊錢消費, 十個客人幾十塊錢, 加上營運支出, 不穩定, 不一致最終帶來的損失可大可少. 我也只有默默的說一聲 - Good Luck.

記得以前曾經說過一些傻話, 說早知道工作這樣辛苦, 還不如每天煮幾個拉麵賣出去比較輕鬆. 結果給當時是店老板的"三年零四個月二十四日"當頭捧喝, 說一個廚師要在高溫又緊張的工作環境,在最短最有效率的時間裡煮出各式各樣的菜色, 更重要是端出來的每一道菜都要保持穩定水準才有機會贏得客人的再次光臨, 何談容易? 只會坐在那邊吃跟投訢的我, 知道失言了,頓時覺得尷尬非常, 不知所措.

穩定, consistent, 才可令人安心. 你上班上學, 走到地下鐵, 站在月台, 往上望, 顯示板通常都說列車會在不出五分鐘之內到達, 班次通常是穩定的, 所以你在早上無論是沒刷牙沒吃早餐沒睡醒閉著眼睛都會走到地下鐵月台等車. 那種穩定性, 成為了信任, 成為了習慣, 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某天地鐵有故障, 班次延遲了, 你會鼓燥, 會猶疑到底要改乘其他交通工具還是無了期地等恢復服務.

Being consistent, 才會得人歡心. 手電MP3要有一個consistent 的介面才會有人追新功能新產品, 一個好老板是會給與明確一致的工作指標, 酒樓食肆要保持穩定水準效率才會門庭若市. 也可以留意個那個愛飲愛食 - "三十五過後依然一個人住的"blog 長期高佔排名榜, 正因為如他所說的"每天出貨"而且"貨真價實". 這世上也果真有這樣一個傻佬以寫作為樂,娛自娛人... 如果某天餐廳水準變得不穩定, 傻佬的blog "不日放映", 食客觀眾會失望, 會另尋新歡. 如果一個朝令夕改的老板, 只會被員工討厭吧.

Consistent. 成年人大概都Prefer Consistent 吧?

那小朋友呢?

 

 


NoMoreWar | 13th Mar 2009 | Average Girls | (3 Reads)

 

跟一個建築師聊起他建的第一橦樓房. 不奇然的越講越興奮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對他來說, 那是"第一胎". 他說, 一個建築工程可以是兩年三年的事, 一般人都會覺得很漫長吧? 但是, 如果你細心想一想, 建成之後, 就算是樓房易手, 新舊租客交替, 什麼人與事變遷, 那橦建築物都會迄立在那裡, 那怕是十年, 三十年, 五十年... 相比之下, 建築師要在基於在建築工程期間的觀察及測量, 把設計, 環境因數, 建築材料, 法律, 保持持續性等等等等作出種種重要決定, 那兩三年光景, 頓時變得非常短促了吧.

要知道, 假若在那個短促而關鍵的兩三年間, 做了一個錯的決擇, 對將來的影響是無法估計的. 小則勞民傷財, 大則人命關天...

聽著聽著, 一瞼假裝聽得很懂我我, 可能是剛過三十的關係, 年紀大, 機器壞了, 腦袋局部接收到的信息變成這樣:

"... 禮成之後, 就算什麼人與事變遷, 那個伴侶都會老不死的在那裡, 那怕是十年, 三十年, 五十年... "

"... 相比之下, 你要在基於在拍拖期間的觀察及測量... 作出"結婚吧"這個重要決定, 那兩三年光景, 頓時變得非常短促了吧..."

"... 要知道, 假若在拍拖那個短促而關鍵的兩三年間, 做了一個錯的決擇, 嫁錯郎, 對將來的影響是無法估計的. 小則勞民傷財, 大則人命關天... "

這道理跟談情說愛是有點異曲同工吧?

 

妳也曾經跟我說過這些傻話, 說如果沒有結婚的話, 現在應該會有怎樣好的生活. 早知道就不會下嫁這個人, 現在應該會多麼的幸福...

 

我不可能知道如果妳當年作了別的決擇的話, 妳現在的人生會怎樣, 沒有發生的事我不可能知道.

我只知道妳下嫁了這個人之後有了三個兒子, 老公老大老二都很出色, 也非常愛這個家.

我只知道妳老公現在最大的興趣是跟妳弄孫為樂, 寶貝孫女第一個會叫的人是"女麻女麻".

我只知道現在一家六口樂也融融. 那個不成才的老三一直待在國外... hm... 也好, 這個苯孩子不見也吧...

我覺得這三十年人生過的很快, 快到六十年的妳的人生不知道又過得怎樣呢?

妳告訴我, 我從少就不喜歡跟人家爭奪. 在幼稚園的時候有踏三輪單車時間, 我永遠是最後那個爭不到三輪車的孩子, 呆呆的待在一角. 也許是這個原因, 我花了二十七年的光境才學會踏單車.

妳告訴我, 妳第一次坐在我的車上很開心, 因為我達成了少時候的一個承諾. 細心想想, 那個依稀的時光我還隱約記得: 是小一的那年, 清晨時份, 妳如常的牽著我的小手帶我上學. 如常的經過香港大學的路徑, 我望著路上行走的車輛跟妳說, "媽咪, 我長大之後一定要買一台車, 載妳到處遊玩", 一幅多麼溫馨感人的畫面!

"...可是, 等到了那個時候, 媽咪都應該上天堂去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小小的我會加上這樣一句大吉利是的話...

 


NoMoreWar | 5th Jan 2009 | Average Girls | (58 Reads)

走進升降機, 猶疑不決的一直沒能按下按鈕, 幾乎忘記了自己在那一個樓層工作... 放假太久了就是這個狀況.

辦公室那個可恨的空調壞了, 室內的溫度熱的跟早陣子去海灘的36度一樣. 09年上班的第一天, 我在高溫下穿著襯衫西褲皮鞋, 被慘白的光管照耀著.

夏天的聖誕始終比較適合我, 冒著皮膚癌的危險在烈日下去海灘去野餐去打球, 再快樂不過.

機緣巧合之下跟朋友去了一個海灘, 從沙灘走進水裡, 海水的顏色不太清澈令你看不清楚水底的情況. 在普通的一個人工海灘的話你可以安心的跳進水裡, 可是在這個天然的小海灘, 靠岸大的小的石頭很多, 又長了很多大顆的海草, 你的眼睛在水面看不到下面的狀態, 雙腳卻一步一步踏在那高低不平又滑溜溜的石頭或海草上,對於我這種在清澈泳池水的氯氣氣味長大的人產生了無形的恐懼, 勉強的草草游泳了一陣子就上岸了.

在海水中慌張的踏著水影, 那種恐懼不安, 感覺真像在海潚中的你和我.

偶爾想想, 過去四年的聖誕節都有妳在, 今年的聖誕, 妳選擇了離開.

可以土一點的說吧? 每逢佳節陪思親. 回憶總是令人嚮往的. 可是沒有妳的聖誕新年也不都一樣過了.

聽妳說妳今年的聖誕夜, 還是妳一貫的作風 - 活在童話的感情生活. 

我說嘛, 活在童話有什麼不好? 有誰不想回去孩童的時光, 懷著好多好憧憬去過日子? 

什麼都好, 只要記得:

不是每個對妳好的人都是好人, 也不是每個人也可以接受妳你童話生活 (尤其是妳男性朋友身邊的那位啊 :p) 

多陶醉多童話也好, 多多少少自己過濾一下吧?  至少做到不樹敵, 自己不受傷害, 就夠了.

沒有人能預知未來, 妳做了一個勇敢決定. 我可以跟妳說, 妳的決定絕對是對的.

回去跟這裡也一樣, 會有好多好多人在妳身邊疼惜妳吧? 我也攪不懂到底是物以類聚還是妳天生的魅力所在. 總而言之, 希望幸運跟幸福永遠都在妳身邊. 

謝謝那天妳的眼淚和失儀, 我照單全收.

Take Care. 一切心照.


NoMoreWar | 3rd Sep 2008 | Average Girls | (131 Reads)

每天上班, 都會走過市中心一條通往火車站的隧道. 從大學時代已經在這裡打滾, 蹤然周遭的店舖日新月異, 這一帶的道路我是非常熟識的.

今天早上, 如常地半夢半醒的上班, 遲到的危險信號響起, 卻發現隧道入口因為清潔的關係暫時封閉. 心裡不明白為什麼要選擇早上繁忙時間去清潔, 更不明白為什麼沒有明確的改道指示. 於是, 一小群人站在入口不知所措, 我是其中一個.

呆了大概兩分鐘, 腦裡暗罵了自己一句"白痴", 飛快的跑到另一端的入口. 其實另外一個入口近在咫尺, 其他人不知道是因為沒有路牌指示, 我早就應該想到.

那兩分鐘的差別, 並沒有像電影 "sliding door" 一樣改變了我的一生, 只是當遲到的我想偷偷走進辦公室的時候跟老板踫個正著, 我只有一臉靦腆的說了一聲早安...

有時候, 人嘛, 想不到就是想不到, 腦袋轉不到就是轉不到, 瞎了就是瞎了.

 

好幾天下班, 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空虛, 踏出辦公室大樓的那一步總是艱辛的. 寒風蕭瑟的夜晚好像特別黑. 一個疲累的身體走在街上, 心沉重的墜下來, 好像一艘被擊沉的潛艇, 被漆黑的深海慢慢吞噬...

總會在這些時候, 要等的公車永遠不會出現, 想打那個電話永遠是接到留言信箱, 總覺得站在不遠處那個衣衫襤褸的人老是暗暗的望著你, 再努力也想不起來儲值車票跟鑰匙到底是放在包包某個地方還是留在公司裡...

總會在這些時候, 諸事不順, 頭頭碰著黑.

總會在這些時候, 想不到去看看近在眼前的公車timetable, 打不通手機卻想不到去打人家的辦公室的號碼, 自己疑神疑鬼的根本沒有人看著你, 儲值車票跟鑰匙其實一直都在褲袋裡...

其實也不過是一個平常的晚上, 只是體內的腎上線素作祟, 令你所思所想的白變成灰, 灰變成黑. 其實人事物跟平時一樣, 一切如常.

 

這幾天, 身邊的事與情好像過熱的渦輪一樣, 發生的很快

 

那邊幸福的某位告訴我蜜月旅行的愛琴海有多美麗, 這邊的妳將那碗好像永遠吃不完的牛肉麵添上淚水的鹽份, 下午想起了要為兩個大眼寶寶的媽媽買生日禮物, 晚上一位老朋友嘗試用工作忙碌沖淡婚姻的感嘆號, 有人為了要不要accept 自己前度的facebook request 而煩惱, 有人為了朋友丈夫患上末期癌症而失眠...

 

悲歡離合會繼續在身邊或在自己身上發生, 這是不會變的事實. 你帶著怎樣的心情去看才是更重要的變數.

 

 

為了妳的事情我想了很多, 妳看上面寫的一大堆有的沒的就知道了. 沒有想過要說什麼安慰說話, 我一直都覺得妳沒有事, 更惶論是生病吧. 多年來獨自生活的妳比任何人都堅強, 我身邊很多很多朋友都經歷這傷心欲絕的階段, 也都撐過去了. 從事件中成長, 老老實實的活下去了

 

心跳 呼吸 正常

跟妳聊過之後, 一直想著張國榮的這首舊歌.

療傷是需要時間的.

這段時間, 一切如常, 謝絕探訪.

一開始的時候會像貼著脫毛膠布的小腿一樣, 老是讓它粘著也不是辦法, 總得忍痛把它撕開. 那個人, 這段時間還是少見為妙.

這段時間, 想東西特別"細膩", 什麼東西都可以令妳自傷自憐, 連客廳走過一隻蟑螂都覺得它孤身隻影好可憐, 希望它快點回家跟家人團聚之類的. 要擺脫這個狀態, 妳需要正面的去看每一件事情, 所以心跳, 呼吸正常都應該慶賀, 有身邊的朋友同事對妳的關懷備至都應該慶賀, 有這個無聊人為妳寫了這篇長篇大論, 雜亂無章的blog都應該慶賀...

 

一切如常. 不同的只是妳暫時未能平伏的心情.

直至到那一天,  客廳走過同一隻招搖過市的蟑螂, 妳能夠大叫一聲"討厭!", 毫不猶豫的踏下去的時候, 相信妳已經不會再多胡思亂想了.

 

有進出過商業大樓的回轉大門 (Revolving Door)  吧? 推進十字型的沉重玻璃門, 一步一步, 順著門向逆時針方向回轉, 直到另一邊的出口.

我真的沒有替妳太擔心, 妳對自己的處境其實非常清晰.

卡在回轉門的中間, 縱然周圍的情況透過玻璃清可見, 可是, 叫天不應, 叫地不聞, 寂寞與無助,大概就是那個心情吧?

前事固然歷歷在目, 之後的路要怎樣走亦大概想像得到.  困在回轉門中, 多少都有想過, 可以回過頭, 返回入口, 回到以往甜蜜的時光.

可惜的是, 回轉門, 從來只會籠統地逆時針方向轉. 無論妳耗盡全身的氣力也好, 也沒有辦法回去.

心裡明白, 唯一的出路是向前看. 可是, 有時候, 人嘛, 想不到就是想不到, 腦袋轉不到就是轉不到, 瞎了就是瞎了.

沒關係, 療傷, 是需要時間的.

讓我們慢慢的, 一步一步, 推向出口的方向. 好好記著, 一切如常, 身邊的人和事會繼續如常運作, 沒有其他事情要妳去操心的, 身邊寵愛妳的我們會繼續為妳打氣. 妳只要好好地, 為自己加油吧. Take your time.

 

如果妳看到這裡的話, 言不由衷, 詞不達意, 非常冗長的一篇, 謝謝妳的耐性.

生日快樂.

還有是, 祝妳早日走到出口. 加油. Grandpa和其他朋友什麼時候都在.

最後送上一首, Over the rainbow


NoMoreWar | 28th Aug 2008 | Average Girls | (6 Reads)

星期四, 上班吃飯下班如廁, 一切如常. 不同的可能是我太過敏感吧? 身邊的事與情好像過熱的引擎般轉得很快, 很急.

那邊幸福的某位告訴我蜜月旅行的愛琴海有多美麗, 這邊的妳將那碗好像永遠吃不完的牛肉麵添上淚水的鹽份, 下午想起了要為兩個大眼寶寶的媽媽買生日禮物, 晚上一位老朋友嘗試用工作忙碌沖淡婚姻的感嘆號...

It's all happening. 一切一切, 好像都正在發生.

好幾天下班, 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空虛. 踏出辦公室大樓的那一步總是艱辛的, 寒風蕭瑟的夜晚好像特別黑, 一個疲累的身體走在街上, 心沉重的墜下來, 好像一艘被擊沉的潛艇, 被漆黑的深海慢慢吞噬...

總會在那些時候, 要等的公車永遠不會出現, 想打那個電話永遠是接到留言信箱, 總覺得站在不遠處那個衣衫襤褸的人老是暗暗的望著你, 再努力也想不起來儲值車票跟鑰匙到底是放在包包某個地方還是留在公司裡...

總會在那些時候, 諸事不順, 頭頭碰著黑.

總會在那些時候, 想不到去看看公車的timetable, 打不通手機卻不會去打人家的辦公室的號碼, 是自己疑神疑鬼根本沒有人看著你, 儲值車票跟鑰匙其實一直都在褲袋裡...

那些時候, 只是體內的腎上線素作祟, 令你所思所想的白變成灰, 灰變成黑. 其實人事物跟平時一樣, 一切如常.

心跳 呼吸 正常

跟妳聊過之後, 一直想著張國榮的這首舊歌.

療傷是需要時間的. 一切安好, 謝謝關心.

妳要知道, 世界並沒有因為妳的傷心而變了, 人事物跟平時一樣, 一切如常. 要認清楚, 路過的人會繼續出現, 擦肩而過, 關心妳的人會繼續為妳守候, 期待看見妳下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容.

一切如常, 不同的可能是, 心裡面多了一洞.

這個洞不是用水泥或藥水膠布可以封住的, 我們唯有老實的接受這新的身體部份, 慢慢地適應著, 活過去.

小朋友, 總會有頑皮的時候. 不小心擦傷弄損了手腳固然會痛, 留下的那條瘡疤總會讓妳很在意, 或會穿一件長袖衫褲努力去掩飾, 一兩個月之後妳再不會想著它了. 十年廿年後的妳, 身體長大了, 那瘡疤亦相對變小, 妳那僧再去在意它呢? 低胸露背比堅尼熱褲照穿可也.

從事件中長大, 老老實實的活過去.

我沒有想過要跟妳說什麼安慰說話, 我到現在都不覺得妳有什麼問題. 多年來獨自生活的妳比任何人都堅強, 什麼都可以撐過去, 更何況, 我認識很多朋友都有著類似的經歷, 也是這樣的活過去了.

星期六的早上, 公車上異常擠擁.

Over the rainbow.

 

 


NoMoreWar | 18th Aug 2008 | Average Girls | (117 Reads)

某天下班, 湊巧碰到一位日本朋友, 她正在去附近的託兒所去帶她的兒子回家, 於是我陪她同去了.

託兒所位於商場頂樓的平台上, 四周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周圍的景色. 這地正值冬天, 六點時份天已經暗了. 不知道是不是經過一天工作後的疲累, 總覺得窗外那片灰籃色天空有點落寞, 剩下零零落落幾個小朋友的託兒所也蒙上了一片淒清.

走進那滿地玩具的大廳, 我朋友的可愛寶寶獨個兒躲在一個角落. 大概是他的朋友都走了吧? 他自顧自的左手拿著火車, 右手一塊一塊的把玩具路軌連上. 驀然回頭, 發現媽媽已經到了, 左右手都無閒去管什麼玩具, 兩個箭步, 然後緊緊的抱著媽媽的大腿, "o-ka-san o-ka-san" 的嚷著, 向媽媽撒嬌.

那一秒, 他們兩母子的天空, 肯定跟我看到的大相逕庭. 那一刻的天空是灰是藍, 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所謂.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我住的這個國度. 不同種族的人都有. 每個人為了種種的理由, 離鄉別井, 隻身來到這個島國.

人來人往是習以為常, 屈指一算, 每年至少會有一, 兩個 farewell party. 過了一年working holiday 體驗的有, 三年學成回歸的有, 十年事業有成, 衣錦還鄉的有.

人來人往, 我已經習以為常.

你身邊總會有一兩個朋友是從國外回來的, 每次跟他吃飯, 不知不覺的把話題都帶到他居住的國度去. 他總會嘮嘮叨叨的說外國的生活怎麼好, 外國人怎麼有禮貌, 外國的空氣是怎麼清新自然. 反正就是要把自己多年在國外的經歷全都說一片, 口沬橫飛, 把外國說成天堂一樣, 非要你投以一個羨慕的眼光不可.

天堂? 如果真的是天堂, 為什麼人要離開這裡呢? 為什麼當初勞盡心思的要去外國一闖, 到頭來還是回去那個, 年青時曾經多少有點嫌棄的家鄉了?

 

 

波波池 (Ball Swim) , 室內的兒童樂園, 和宜家傢俬(Ikea) 門市的 playroom, 都會有一個波波池. 你小時候有去過嗎?

波波池, 小時候在商場經過, 都會嚷著要進去的. 急不及待, 跳進那些七彩顏色的塑膠球當中.

玻璃窗外, 父母向著在塑膠球海中的你揮手之後, 悠悠的逛店去.

你跳著, 笑著, 滿步躝跚的追逐著, 把膠球一個一個的擲向其他小朋友, 開心得不得了.

小孩的氣力, 在那沒有重心的波波池消耗得特別快. 半個小時之後, 你開始累了, 一邊玩, 偶爾會偷看一下玻璃窗, 看看父母回來了沒.

一個小時之後, 口開始乾了, 出去一定要爸爸給你買汽水. 汗流滿背, 衣服黏著身體好不舒服, 希望媽媽今天有帶小毛巾, 出去之後幫你刷汗.

可是爸媽還沒有回來.

二小時之後, 你哭了, 放聲大哭. 那些讓你站立不穩的膠球變得很無聊, 四方八面飛過來的打得你有點痛了.

你累了, 之前熱切期望投進這波波池的感覺一掃而空, 已經不再開心, 已經不再好玩了.

你想父母, 想回家, 想爸媽立即在玻璃窗外出現, 想跑過去狠狠的抱著媽媽...

 

 

 

 

回家吧! 是時候回家了.

 

 

 

原來我們一直都沒有長大, 父母家人當年揮著手, 在機場目送你去, 去那個很大, 很遠的波波池.

開始的時候, 你自由了, 在沒有父母的管束之下, 在五光十色的他鄉玩得樂極忘形.

之後人生經歷過高低起跌, 有錯敗的時候, 氣餒的時候, 沒有家的感覺好像在無重心的波波池中, 被什麼追趕著, 迫你不停奔跑.

偶爾在夜闌人靜的深夜, 你會問自己,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為了什麼來這裡了?"

有人花了三年, 有人花三十年, 身心疲累的你, 有一天望向客廳的那個窗戶, 彷彿看到了二十多年前在波波池裡看到的那個情景...

爸爸媽媽逛街回來, 帶著微笑, 在玻璃窗外向你輕輕的揮著手, 示意著,

是回家的時候了.

 

 

妳今天回家了. 是時候回家了.

回去好好的生活, 好好看著妳家人.

回去的時候再見.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