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NoMoreWar | 28th Aug 2008 | Average Girls | (6 Reads)

星期四, 上班吃飯下班如廁, 一切如常. 不同的可能是我太過敏感吧? 身邊的事與情好像過熱的引擎般轉得很快, 很急.

那邊幸福的某位告訴我蜜月旅行的愛琴海有多美麗, 這邊的妳將那碗好像永遠吃不完的牛肉麵添上淚水的鹽份, 下午想起了要為兩個大眼寶寶的媽媽買生日禮物, 晚上一位老朋友嘗試用工作忙碌沖淡婚姻的感嘆號...

It's all happening. 一切一切, 好像都正在發生.

好幾天下班, 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空虛. 踏出辦公室大樓的那一步總是艱辛的, 寒風蕭瑟的夜晚好像特別黑, 一個疲累的身體走在街上, 心沉重的墜下來, 好像一艘被擊沉的潛艇, 被漆黑的深海慢慢吞噬...

總會在那些時候, 要等的公車永遠不會出現, 想打那個電話永遠是接到留言信箱, 總覺得站在不遠處那個衣衫襤褸的人老是暗暗的望著你, 再努力也想不起來儲值車票跟鑰匙到底是放在包包某個地方還是留在公司裡...

總會在那些時候, 諸事不順, 頭頭碰著黑.

總會在那些時候, 想不到去看看公車的timetable, 打不通手機卻不會去打人家的辦公室的號碼, 是自己疑神疑鬼根本沒有人看著你, 儲值車票跟鑰匙其實一直都在褲袋裡...

那些時候, 只是體內的腎上線素作祟, 令你所思所想的白變成灰, 灰變成黑. 其實人事物跟平時一樣, 一切如常.

心跳 呼吸 正常

跟妳聊過之後, 一直想著張國榮的這首舊歌.

療傷是需要時間的. 一切安好, 謝謝關心.

妳要知道, 世界並沒有因為妳的傷心而變了, 人事物跟平時一樣, 一切如常. 要認清楚, 路過的人會繼續出現, 擦肩而過, 關心妳的人會繼續為妳守候, 期待看見妳下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容.

一切如常, 不同的可能是, 心裡面多了一洞.

這個洞不是用水泥或藥水膠布可以封住的, 我們唯有老實的接受這新的身體部份, 慢慢地適應著, 活過去.

小朋友, 總會有頑皮的時候. 不小心擦傷弄損了手腳固然會痛, 留下的那條瘡疤總會讓妳很在意, 或會穿一件長袖衫褲努力去掩飾, 一兩個月之後妳再不會想著它了. 十年廿年後的妳, 身體長大了, 那瘡疤亦相對變小, 妳那僧再去在意它呢? 低胸露背比堅尼熱褲照穿可也.

從事件中長大, 老老實實的活過去.

我沒有想過要跟妳說什麼安慰說話, 我到現在都不覺得妳有什麼問題. 多年來獨自生活的妳比任何人都堅強, 什麼都可以撐過去, 更何況, 我認識很多朋友都有著類似的經歷, 也是這樣的活過去了.

星期六的早上, 公車上異常擠擁.

Over the rainbow.

 

 


NoMoreWar | 18th Aug 2008 | Average Girls | (117 Reads)

某天下班, 湊巧碰到一位日本朋友, 她正在去附近的託兒所去帶她的兒子回家, 於是我陪她同去了.

託兒所位於商場頂樓的平台上, 四周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周圍的景色. 這地正值冬天, 六點時份天已經暗了. 不知道是不是經過一天工作後的疲累, 總覺得窗外那片灰籃色天空有點落寞, 剩下零零落落幾個小朋友的託兒所也蒙上了一片淒清.

走進那滿地玩具的大廳, 我朋友的可愛寶寶獨個兒躲在一個角落. 大概是他的朋友都走了吧? 他自顧自的左手拿著火車, 右手一塊一塊的把玩具路軌連上. 驀然回頭, 發現媽媽已經到了, 左右手都無閒去管什麼玩具, 兩個箭步, 然後緊緊的抱著媽媽的大腿, "o-ka-san o-ka-san" 的嚷著, 向媽媽撒嬌.

那一秒, 他們兩母子的天空, 肯定跟我看到的大相逕庭. 那一刻的天空是灰是藍, 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所謂.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我住的這個國度. 不同種族的人都有. 每個人為了種種的理由, 離鄉別井, 隻身來到這個島國.

人來人往是習以為常, 屈指一算, 每年至少會有一, 兩個 farewell party. 過了一年working holiday 體驗的有, 三年學成回歸的有, 十年事業有成, 衣錦還鄉的有.

人來人往, 我已經習以為常.

你身邊總會有一兩個朋友是從國外回來的, 每次跟他吃飯, 不知不覺的把話題都帶到他居住的國度去. 他總會嘮嘮叨叨的說外國的生活怎麼好, 外國人怎麼有禮貌, 外國的空氣是怎麼清新自然. 反正就是要把自己多年在國外的經歷全都說一片, 口沬橫飛, 把外國說成天堂一樣, 非要你投以一個羨慕的眼光不可.

天堂? 如果真的是天堂, 為什麼人要離開這裡呢? 為什麼當初勞盡心思的要去外國一闖, 到頭來還是回去那個, 年青時曾經多少有點嫌棄的家鄉了?

 

 

波波池 (Ball Swim) , 室內的兒童樂園, 和宜家傢俬(Ikea) 門市的 playroom, 都會有一個波波池. 你小時候有去過嗎?

波波池, 小時候在商場經過, 都會嚷著要進去的. 急不及待, 跳進那些七彩顏色的塑膠球當中.

玻璃窗外, 父母向著在塑膠球海中的你揮手之後, 悠悠的逛店去.

你跳著, 笑著, 滿步躝跚的追逐著, 把膠球一個一個的擲向其他小朋友, 開心得不得了.

小孩的氣力, 在那沒有重心的波波池消耗得特別快. 半個小時之後, 你開始累了, 一邊玩, 偶爾會偷看一下玻璃窗, 看看父母回來了沒.

一個小時之後, 口開始乾了, 出去一定要爸爸給你買汽水. 汗流滿背, 衣服黏著身體好不舒服, 希望媽媽今天有帶小毛巾, 出去之後幫你刷汗.

可是爸媽還沒有回來.

二小時之後, 你哭了, 放聲大哭. 那些讓你站立不穩的膠球變得很無聊, 四方八面飛過來的打得你有點痛了.

你累了, 之前熱切期望投進這波波池的感覺一掃而空, 已經不再開心, 已經不再好玩了.

你想父母, 想回家, 想爸媽立即在玻璃窗外出現, 想跑過去狠狠的抱著媽媽...

 

 

 

 

回家吧! 是時候回家了.

 

 

 

原來我們一直都沒有長大, 父母家人當年揮著手, 在機場目送你去, 去那個很大, 很遠的波波池.

開始的時候, 你自由了, 在沒有父母的管束之下, 在五光十色的他鄉玩得樂極忘形.

之後人生經歷過高低起跌, 有錯敗的時候, 氣餒的時候, 沒有家的感覺好像在無重心的波波池中, 被什麼追趕著, 迫你不停奔跑.

偶爾在夜闌人靜的深夜, 你會問自己,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為了什麼來這裡了?"

有人花了三年, 有人花三十年, 身心疲累的你, 有一天望向客廳的那個窗戶, 彷彿看到了二十多年前在波波池裡看到的那個情景...

爸爸媽媽逛街回來, 帶著微笑, 在玻璃窗外向你輕輕的揮著手, 示意著,

是回家的時候了.

 

 

妳今天回家了. 是時候回家了.

回去好好的生活, 好好看著妳家人.

回去的時候再見.


NoMoreWar | 14th Aug 2008 | Average Girls | (76 Reads)

感激妳的一句話, 引發起我的求知慾.

網上搜索結果如下:

... Brainwave Ranges - In talking about brainwaves, they are typically broken up into ranges, each range being associated with different mental states. The five common brainwave ranges are listed below

... Beta Range - 13 HZ to 30 (??) HZ (normal awake state/aware)

... 12.0-36.0 Beta Range [per CRI] - dominant brainwave in alert/awake/anxious adults with their eyes open. Comes into play when "listening & thinking during analytical problem solving, judgment, decision making, processing information about the world around us." [CRI]

看不懂? 是正常的. 我也沒有打算去細看, 所以上文用了粉紅色.

我是想知道, 人腦怎麼可以在最短時間改變主意. 可是我只能在網上找到關於腦電波對判決能力 (decision making) 影響的資料.

人, 怎麼會改變主意, 我當然知道是一個找不到的答案. 硬要為每件事情都要冠上一個原因是科學家的工作, 我寧願一輩子坐著看奧運摔跤也不要做科學家.

人心叵測

男女之間爭吵, 最愚蠢的一句話莫過於 "你說過/承諾過你會 ABCDEF 的..."

中國人壽, 宏利, 太平洋, 恆生... 明星的臉蛋可以買保險, 運動員的一雙腿可以買保險, 什麼都可以買保險, 你什麼時候見過一間保險公司有賣感情保險的?

就算多年感情也是沒有保險的

早陣子跟妳提過, 有個朋友, 叫我暗暗幫忙, 給他的另一半發一個"溫馨小提示". 皇天不負有心人, 另一半會意了. 那個朋友感謝了我, 說日子定好了一定給我好好通知...

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

早上聊了那幾句閒話, 妳說見到一個心儀對象, 還沒有機會交談, 眉來眼去, 已經叫你心如鹿撞.

之前好像諸事不順的妳, 現在都穩定下來了. 見妳開心的樣子, 作為你好朋友也替妳高興. 人, 變得真快.

最重要是, 要開心, 不影響別人就好了.

保重


NoMoreWar | 11th Aug 2008 | Average Girls | (90 Reads)

"Obviously, you're thinking too much. " (你想太多了/ 你諗多o左啦)

這是朋友在辯護著自己時說的一句話. 我覺得, 這一句話太偉大了! 小男人像我, 在遇上任何狀況都可以用上這句回應, 逢凶化吉, 化險為夷.

好不容易把初戀小女友騙到家裡, 情到濃時, 你的心情好比李寧在奧運的開幕禮中, 在半空飛騰的火炬. 眼見"百年夢想"近在咫尺, 她突然間來一句, "如果你家人突然間回家了怎麼辦??", 大煞風景... 回她一句 "Obviously, you're thinking too much.", 包你水到渠成...

跟你拍拖六年的女朋友說, 好友A的男朋友敵不過七年之癢, 最終分手收場, 嚷著你快跟她結婚. 那時候你要鬆容不迫的從沙發站起來, 拿起鎖匙, 步向門口的方向說, "Obviously, you're thinking too much.", 然後詐稱要到樓下買香煙, 關門之後用劉翔的跑速逃離現場...

老婆生日, 你為她精心挑選了一個蛋榚, 點上蠟燭. 溫柔的問她許了什麼願望. 她情深款款的說, 她希望今年可以生孩子, 其他姊妹都有小孩了, 好友B的孩子都快要上小學, 問你的儲錢計劃到底進行的怎麼樣. 本來在你臉上那個姚明式的笑容, 頓時好像給勒邦占士(Lebron James)在頭上灌籃一樣變得一臉無辜. 那時候你要擺動你的"啤酒肚"冷靜轉身, 在冰箱拿出一罐啤酒的同時說, "Obviously, you're thinking too much.", 然後大口的喝下去, 心中默默的禱告, 希望你老婆不會發現你上週在網上買的高級音響是USD1,200, 而不是你說的HKD1,200...

.

人往往就是想得太多, 所以我們都喜歡小朋友的傻話, 嚮往那種天真無邪的歲月.

想太多是不健康, 但是像妳一樣不太多想的話卻有一點兒那個...

說妳想的不太多, 不是說妳不動腦根. 我們一起讀書, 一起畢業, 妳現在的成就應該是我們姊妹之首, 工資相信是我的工資多加一個零. 我沒有跟妳一起工作過, 妳說, 在公司裡有好些人對妳是敬而畏之, 我應該可以想像得到妳上班那副鐵娘子的模樣.

妳下班之後呢? 不得了. 那些敬畏妳的人相信一輩子都想像不到妳跟我們在一起的樣子: 一手提著酒杯, 一手拿著半開的香港八卦雜誌, 口若懸河的說著妳那天真漫瀾的愛情觀...

很多時候會跟"兩年零九個月十天"提起妳, 可能是我們太熟, 可能是妳漂亮的外表, 但大部分時間是因為我們是想到妳做過的傻事 - 妳遲到, 爽約, 冒失, 有時候連十載姊妹都會對妳的"無定向風"性子有一兩句怨言.

"兩年零九個月十天"曾經提議過, 在婚禮邀請妳做伴娘. 妳的漂亮外型絕對是100%適合的, 可是當我們想到, 這個伴娘可能會遲到 5 個小時, 甚至是完全沒有出現, 直到我們蜜月旅行的某個下午才收到妳一個短信說, "對不起, 你結婚之前那個晚上我喝多了, 所以睡過頭...", hm... thanks but no thanks. 

.

曾經有這樣一段關於妳的對話...

"上天是公平的, 她縱有天使面孔, 卻有天生缺憾 --- 一生不懂看鐘錶, 永遠不知道時間為何物"

"她會不會是只懂看跳針的時鐘, 或是只會看電子的鐘錶, 所以有時候會因為沒有適合的時鐘在身邊所以遲到呢?"

"不會吧? 多年來她每次都遲到... 有可能她家是用日規(sundial)的吧..."

.

"We respect other people's time when we learn to value it as much as our own.  Even better, we can get to a point where we won't distinguish between our time and the time of others."  --Dr. Forni

.

多想別人的感受, 不要再因為遲到和爽約找籍口, "respect other people's time", 自己去看看跟Time Management有關的資料吧.

... 看完之後一定要借給我. 其實我不比妳好... hehe...

.

妳說, 妳擔心走了之後, 害怕新環境裡面很難交朋友.

妳要記得, 走了之後, 再沒有像我們一樣的好姊妹去包容妳了. 如果妳依然固我,  對認識了十天的朋友都遲到/爽約的話, 到時候就只會有一人群色狼跟狗公在妳身邊, 不會有真心朋友陪妳去 pub 了.

妳會在家裡悶倒, 每天花一千幾百塊打電話給我們哭訴. 說不定又像兩年前一樣, 一年半載之後又受不了那個生活環境, 轉個頭又回來這邊了.

算了吧, 都十年了. 妳打電話來我們都應該會接的... 如果妳到時候還沒有把我們的電話號碼掉失了的話...

其實大家都喜歡妳在當中, 是因為妳開朗, 永遠不掩飾. It's actually a good thing not to think too much and have fun all the time, especially after a stressful day of work. No matter where you are,  just be yourself, be the happy girl you always be.

.

有一天, 有一個非常多事的 shop assistant 問我, 為什麼我的簽名是一個奇怪的名字.

對啊, 已經很久沒有用這個花名了. 除了妳們之外, 已經沒有人叫這樣叫我了.

這個簽名應該會跟著我一輩子吧? 跟妳們的姊妹情也一樣, 十年不變, 永遠都不會變.

 

一路順風.


NoMoreWar | 6th Aug 2008 | Average Men | (91 Reads)

人, 有些時候會放不下身邊的一個人, 就算他/她糟透了, 你也會默默的忍耐著, 守候著, 在期望那一天他/她會發現你對他/她多年來的包容而動容, 搖身一變, 變了一個最理想的伴侶, 一個終於讓你感到可以付託終生的人...

我, 通常會譏笑這些人說, 你看太多電影了吧? 江山易改, 要一個人改變何談容易? 要一個人為你去改變, 所以你等待, 倒不如想想其實只是自己放不下, 多年來都有他/她在, 自己害怕離開了這個 comfort zone 的日子要怎樣過...

可能會發現自己原來是一隻縮頭烏龜.

非等到有一天這個他/她比你先一步變心, 跟你來個一刀兩斷, 一句"分手吧"把你這塊望夫石炸個粉碎, 你才如夢初醒. 那時候你會抓著我的大腿號哭, 大街上狂呼著他/她的不是, 痛恨著他/她的忘恩負義之類的. 這些時候我當然不會幸災樂禍, 但如果你在我額頭對上的一塊對話雲中隱約看到"何必當初" 四個大字, 請勿咬我. 我不喜歡打針, 聽說瘋狗症疫苗至少要打六針的, 破傷風針另算...

 

有時候, 有些事, 有些情, 看到了之後真的會令你改變的.

我看了, 默然發現, 歲月不留人. 原來, 時間一直慢慢的流逝, 時間, 已經不多了.

我看的是, 妳抱著曾孫女開懷大笑的那張照片...

還有是最近照鏡子都會想到麥當勞, 那個在額頭上因脫髮問題越來越嚴重所形成的"M"字...

所以, 我決定:

 

收筆一兩天, 好好幹活去.


NoMoreWar | 3rd Aug 2008 | Average Men | (174 Reads)

偶爾看到黃島主的blog...  題目為"為何要這樣說英語?". 未敢評論什麼, 只是聯想到一些趣事.

想當年初到異地, 跟老外一起的場所, 腦袋裡會像老媽諗"阿彌陀佛"一樣, 不停諗著"不要跟我講話不要跟我講話不要跟我講話", 害怕的要命. 如果"不幸"的有老外跑來搭訕, 我只好陪笑, 講不通, 聽不懂, 何來溝通? 

有一次, 年少氣盛的我在把妹, 不知好歹的帶著三個美眉去了一間同性戀酒吧. 結果妹是把不成了, 反而是我進去了不久就給一個 uncle 一直騷擾, 坐下來跟我講了一大堆不好笑的笑話.  我當年英語不好, 連一句 “Please F off!” 都不會講, 只好一直默不作聲, 像見鬼一樣的告訴自己 ”我時運高, 看不見看不見…”. 糾纏了兩個鐘頭, uncle 也不耐煩了, 說: “Mate, I’m actually gay. Are you gay?”. 我最後鼓起勇氣, 生硬的說了三個英文字: “No – I -  Not”. 終於把那個老外氣走, 也理所當然的把美眉們都氣走了.
 

當年很崇拜那些日本辣妹. 她們剛下飛機, 不暗英語, 跑進pub 裡面卻不消幾分鐘就已經跟那些老外打成一片,  把酒談歌, 開心的不得了. 反觀那個坐在暗角, 慘被美眉離棄的我, 被 uncle 調戲後驚魂未定, 冷眼旁觀, 心裡懷疑是不是身穿一條迷你裙, 坐在老外的大腿上, 就可以令自己的英語能力突飛猛進, 跟老外做個好朋友…

後來發現酒精對練習英語原來有莫大的幫助. 多喝兩杯之後, 膽子大了, 也不管人家聽不聽得懂, 也不管講話的內容是什麼, 反正自己講得痛快就是. 回個神來, 才發現剛才聊得蠻好的那個美眉已經給嚇到失魂落魄, 跑得老遠爾. 

當年, 一事無成, 連講兩句日用的英語去買東西都是戰戰兢兢的.

當年, 很自悲, 很看不起自己. 是廢物.

語言不通, 不敢表達自己, 我想是每個在外國生活過的人都有的經歷吧? 

凡事都有例外.

還記得你第一天進公司的時候, 你講了幾句”真的蠻難懂的”英語, 心想這個國內同胞是怎麼攪的? 英語超級的爛,  卻能中氣十足, 理直氣壯的講過不停. 那時候. 我對你是又佩服, 又好笑.

後來認識久了, 發現你講話的方式根本跟你英語能力毫無關係. 你本身就是一個不會”對人說人話, 對鬼說鬼話”的人, 無論用什麼語言, 都是有話直說, 從來不加修飾. 因為剛來澳洲, 有時候人家聽不懂你英語的意思, 你就用其他方法表達令人家明白你為止. 你的”火車頭” 性格跟自信幫你衝破了語言障礙, 才來到一個新環境一個多月, 你已經跟同事們建立了良好關係

之後的 Company Christmas Party, 你在船尾的小型karaoke 中大出風頭, 一直拿著microphone 不肯放手, 用你”獨特的唱腔”唱了 N 多首英文歌. 我發現越來越多人逃到船頭去, 因為船尾的海洋已經溢滿了你的歌聲.  最後如果不是 reception 小姐為了唱她最心愛的歌曲而動肝火, 一手搶了你手上的 microphone, 再送上一句 “BACK OFF!!!”, 恐怕不到下船的時候你都不會罷休.

你永遠忠於自己, 有時候卻會鬧成笑話. 你對karaoke 的鐘情是人所皆知的, 所以願意跟你去唱歌的人, 寥寥無幾…

可能是我一向對”火車頭” 特別鐘情, 我身邊就有一個. 我欣賞人勇往直前, “做多過想”, 行動型的人, 所以很快跟你變成了好朋友.

好朋友, 每一次你跟人家說我是你在澳洲第一個好朋友的時候, 都讓我慚愧不已. 我實在沒有為你做過什麼, 反而是我們一起到出差的時候, 你以地主之誼, 周全的熱情款待我, 令那三, 四度的天氣變得一點都不寒冷. 還記得我下飛機的時候是大年初三下午, 晚上就已經給你拉到酒樓跟你家人親戚吃了一頓很有特色的團年飯. 突然間多了一個”港燦” 來白吃白喝, 我都不敢去想你家人是怎麼想我這個人了.  韓信有 "一飯之恩", 可是我在上海短短三個星期卻吃了你七八九十頓飯還不止! 老板可能在我們出差的照片發現, 小籠包, 水煮魚, 火鍋, 辣小螃蟹… 我們出差三個星期幾乎都在吃喝玩樂,所以後來都沒有出差的機會了.

說你是”火車頭”, 是卻絕對不是一個有勇無謀的人. 就算你當年沒有跟我分享過你在祖國在銷售上的成就, 你在公在私上的每一個堅持, 話語之間表現的自信, 平時談笑風生, 工作時卻據理力爭… 一種可以信賴的魅力. 對經常言中無物, 大言不慚的我, 實在是望塵莫及. 

難得你又一個重情重義的漢子, 為了感情, 毅然放下多年來建立的一切來到澳洲從新來過. 這段時間經歷過幾個低潮, 對家庭的誓當卻從來不變. 經過兩年的努力, 生活事業剛上了軌道,  才有一些喘息的餘閒, 你卻選擇了為你的家人奔波. 在這裡預祝你父母遷移一事順順利利, 我還沒有好好請你到我家吃頓便飯呢! 伯父伯母來的時候, 我一定要好好款待你們.

我想我應該結尾了, 再寫下去的話, 人家可都開始意會到我對你傾慕多年的情愫了哈哈~  

好朋友, 好兄弟, 好高興能夠認識你. 是你教曉我, 要人家看得起你, 首要是你先看得起自己.

有一天, 我們的夢想終會實現的!